繁体

孩子偷錢不可怕,可怕的是,你不會處理

  • 02 May 2021 Sun |
  •   婚姻家庭 |
  •   ✉ 檢舉
如果你看到孩子偷拿了家裡的錢,會是什麼情緒,又會怎麼處理呢?

不久前,我家就發生了這樣一件事……

有一天早晨吃過早飯後,奶奶發現大兒子走進她房間,半掩了一下門,不一會兒就出來了。

門後掛著的是她的包,奶奶也沒細想,下午去買東西的時候,卻發現少了20元現金。

中午我下班回到家,奶奶馬上把這件事如實告知我。我聽了非常吃驚,

因為孩子從來沒有拿過家裡的錢,這次他拿錢到底是做什麼呢?

是自己買東西?還是因為上次後桌同學向他要錢的事?

我先讓自己保持內心平靜,打算等孩子晚上放學回來再向他問清楚。

「偷錢」小事,另有隱情

放學後,兒子很快就完成了作業,吃過晚飯後,他坐在沙發上,我走過去坐到他旁邊,

然後小聲地問他:「你早上是不是拿了奶奶包裡面的20塊錢?」

他很爽快就承認了,說道:「是的。」

我平靜地跟他表達了,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,我說:「那你為什麼不跟爸爸拿,或者告訴我們你需要用錢呢?

你這樣沒有經過家人的同意就拿錢,意義就不一樣啦。」

孩子雖然承認自己拿錢了,但當我問他錢去哪兒了,他不肯說,表現十分抗拒,

我索性先不管這事,選擇另找個時間和孩子詳談。

第二天晚上,我先肯定了早早就做好作業的孩子,我說:

「哥哥,你這幾天作業都完成得很快,說明你是個做事情效率很高的人嘛。繼續加油,你可以做得更好的。」

看他心情挺好,我又忍不住問他關於錢的事,我問他:「那你現在能告訴我,錢都拿去幹嘛了嗎?」

他開始有點抗拒,不停地跟我說:「我不能說,真的不能說,說了就死定了。」

我先穩住孩子的情緒,跟他解釋道:「爸爸媽媽不會說你,也不會罵你,你要相信我們。

你連爸媽都不相信,那你能相信誰呢?有事,一定要大膽地說出來,我們會幫助你一起解決的。」

他躊躇了好一陣子,終於鼓起勇氣跟我說:

「錢,是給了我的後桌B同學,他答應我,這次是最後一次,不會再有下一次了。」

看到孩子願意敞開心扉,和我交流,我緊接著問他:

「那上次呢?你說他威脅你,如果你不給他50元就要告訴老師'10塊錢'那件事,這到底是什麼回事兒呢?」

他又開始有所隱瞞說:「真的忘記了,記不清了。」

我感覺他不願意說起那件事,所以我先避開,然後接著問下去:

「我感覺B同學向你要錢,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事了,他是不是跟你要過很多次?」

兒子坦白說:「是的。」

我開始循序漸進,跟他了解整件事情的全貌,我問道:

「那你能記起來,他一共問你要了幾次,一共要了多少錢嗎?」

他有些動搖了,只說:「記不清,有很多次了,除了賠償給他的,大概60元左右吧。」

我也不繼續步步緊迫,只是順著思路說:「好的,那我們現在來想一想,如果再有下次,你還會給他嗎?」

他仔細想了一想,搖搖頭說:「他說了不會有下次,真的不會有了。」

在我的追問下,孩子開始出現煩躁、害怕、擔心的情緒,我知道自己得先暫停一下。

我到房間裡坐了下來,仔細梳理這件事。

第一,我不知道要錢的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和要過幾次,但是我現在知道大致的數額了;

第二,關於「10塊錢」的事,我依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;

那麼,我現在可以做些什麼呢?

聯繫家長,有效溝通

我想了想,覺得還是必須和B同學的家長聯繫一下。

首先,我和他們的班主任也通了一下氣,我先發微信給老師,告訴她:

「後桌的男孩子今天又跟我兒子要錢了,而且這次孩子拿的是奶奶的錢,

沒讓我們知道,我想和後桌孩子的家長聊一下。」

班主任看到信息,就馬上配合了說:「可以,需要我提供對方的聯繫方式嗎?」

我趕緊先阻止老師說:「不用,我通過微信加對方吧。」

班主任跟我詳細地說了,之前的處理方式:「這事兒我上次就解決了,

說過不能私下和同學要錢,如果弄壞了東西,可以買一樣的還給同學。」

「事後我也和他們倆都談過,今天又發生這樣的事,我也很吃驚。」

接著,我從班級群裡面找到B家長的微信,加上了她。

接下來是我和B同學媽媽的對話:

B同學媽媽:「我是B的媽媽,有什麼事?」

我:「你好!B媽媽,你現在方便嗎?我想和你聊一下孩子的事。」

B同學媽媽:「好的,怎麼啦?」

我:「是這樣的,最近孩子間發生了一些事,我覺得他們自己估計沒辦法解決,所以,我想和你聊聊。」

我把兒子週一從奶奶包裡偷偷拿錢給B的事情經過,一五一十地講給B同學媽媽聽。

B同學的媽媽了解事情後,趕緊給我回了個電話。

聊天過程中我了解到,因為她脾氣不好,B同學不想跟她住在一起,

目前和奶奶住到了大伯家,而孩子爸爸又在外地工作,所以孩子算是脫離了父母的教育。

父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孩子這些細微的變化,也不知道他在幹什麼、想什麼。

聽到B同學的情況,不免有些心疼,我設身處地思考孩子的情況,然後和B媽媽說:

「我覺得孩子還是在父母身邊比較好,他現在住大伯家,會不會有寄人籬下的感覺呢?

如果需要用錢,會不會出現不太方便問家裡邊拿的情況呢?」

B媽媽的回應,也讓我對B的情況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,她說:「因為不住在一起了,

我對孩子的情況不了解,但孩子大伯對他非常好,非常疼他,拿他當親兒子在養,嫂子也是非常疼孩子。」

我不禁狐疑,畢竟離開自己父母,多有不便,便問道:「是的,也許大伯一家對他都非常好,但父母是不可替代的。」

她也認同說:「孩子爸爸明後天就會從外地回來了。要不,我今天打個電話問一下我兒子?」

我趕緊先勸阻B媽媽的做法,跟她解釋道:

「我覺得這件事,你最好不要通過打電話的方式,去責問孩子。最好是一家人在一起,

當氣氛比較好、孩子比較開心的時候,找個機會私下和他聊一聊。 」

她認同我的方法,回我說:「可以。」

我用上了平日在「家學」(幸福雙翼《家庭教育與幸福生活》)所學的積累,引導B媽媽

「你跟他談的時候,要跟孩子好好說話,也不要說教式的一直問他,盡量不要打罵。

讓他打開心門,如實跟你說出事情的真相。」

「我們一起來讓孩子知道,什麼事是可為的,什麼事是不可為的,好嗎?」

B媽媽很順從地接納了我的建議,說道:「好的。我不會說教,會好好地說。」

電話掛了之後,我給她發了一條微信:

「感謝B媽媽和我心平氣和地溝通孩子的事。我感覺你是一個很好溝通的人,

也是一個非常愛孩子的媽媽!希望我們的努力,能讓孩子更健康地成長!謝謝你!」

因為我的理解,她很感動,回復我說:「A媽媽,是我要感謝你,是你善解人意。

發生這樣的事情還能好好和我說,作為家長,我深感內疚。我會和孩子好好地溝通,謝謝你的理解!」

相約線下,事前溝通

隔天中午,我就接到了B同學爸爸的電話:「我是B的爸爸,聽說我家B又做錯事了。」

我平靜簡單地向他說明了事情的經過。他沉默了一下說:

「這樣吧,我們兩家約個時間,一起坐下來聊一下這個事情。」

我配合B爸爸的意願,這也正合我意,所以回答說:

「可以的,如果能面對面了解,和孩子們更好地溝通,那效果會更好。」

中午回家的路上,我一直在想:我們要怎樣達到更好的溝通效果呢?

如何讓家長和孩子都能輕鬆地接受呢?

下午,我和先生說明了目前情況,同時說:「明天的事,我來主導。

先肯定孩子害怕和擔心的情緒,肯定他的動機:'不想被家長說教和老師批評',

再肯定他主動告訴我們事情,然後才談解決問題的辦法。」

先生也很肯定我的做法,答應了我。

於是我就馬上和B媽媽聯繫:「今天中午你愛人給我打電話了,他說明天回來之後,

咱們兩家約個時間坐一下談談,我說可以,因為有些事情面對面交流的效果會更好一些。」

「但是我先和你們溝通一下哦,明天和孩子在一起的時候,要注意一下方式方法,不要說教哈。」

「先肯定孩子的情緒,比如說,因為家長要談這個事,孩子會有緊張、擔心或者害怕;

再肯定孩子的動機:他拿錢的目的是為了做什麼?」

「先肯定他目前做得好的方面,比如他主動說出了事實。

之後,再來談能提升的地方:是不是有更好的辦法來解決問題?」

她也很贊同,並表示說:「好的,A媽媽明天我們就像和朋友聊天一樣,

不說教,就是單純了解一下孩子的情況。」

和B媽媽暢快的溝通,我也爽快地贊成說:「好的。」

她回復的一句話,讓我萬分感慨:「你是一個特別有素質的家長,真的。」

第一次有人這麼說我,我的心裡還是有點自豪的。

我給她的回覆,肯定了她的理解,也感謝她的配合:「感謝你和孩子爸爸對這件事情的重視,也感謝你的肯定。」

「我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好,尤其是在教育孩子方面,挖了很多的坑,現在要慢慢填上,讓孩子能更好地成長!」

她有點兒不好意思,回復我說:「那我們更要謝謝你,是我們自己沒有把B教育好,感覺特別慚愧。明天我們一起問問孩子。」

商量好了地點,我們的談話就此結束。

我捋了一下明天的目標:

1. 希望可以順利知道孩子之間發生了什麼事,他們到底是怎麼想的?

2. 如果以後再發生同樣的事情,孩子們又要怎麼解決呢?

如果說,B的家長繼續配合,我是有信心,能把這件事平穩地解決,既不傷害孩子也不給家長帶來負擔。

但,如果B家長到時候不配合的話,這件事情要如何解決呢?

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和自信,希望到時候我能好好運用在《家學》學習到的知識,

先穩住大家的情緒,營造一個良好的溝通氛圍,然後一起解決這件事情。

欲知後事如何,請繼續關註明天的「幸福雙翼家長學堂」的文章。

你們覺得這位媽媽和B一家的溝通會順利嗎?

如果換做是你,知道自己孩子因一次「犯錯」,被同學要求用錢去解決「問題」,你會怎麼樣做?

歡迎留言,讓我們知道你的做法?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