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

有種男人,在外人眼裡樣樣都好,在家卻把妻子逼成了潑婦

  • 12 January 2020 Sun |
  •   婚姻家庭 |
  •   ✉ 檢舉
真正的好男人,首先成就的是妻子,其次才依次排開有親及疏,而有些男人,在外人眼裡樣樣都好,被誇被讚,但回到家,卻把妻子逼成了潑婦。

因為人們習慣以少數服從多數,於是男人不僅半無半點愧就,還存著一副對無理取鬧真實無可奈何模樣,引起別人的抱不平。

於是,女人被打上了不識好歹,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標籤,遭到議論和指指點點。

就像《都挺好》裡的蘇明哲,在大家眼裡,有出息會讀書對家人孝順有長子的風範,可轉頭節省女兒的花銷,把經濟壓力推到妻子身上,還逼著要二十萬買房,不給錢就耍無賴威脅去帶高利貸。

寧願離婚都要為父親買房的孝心,感動了自己感動了所有人,唯獨深深傷害了娶回家的妻子和女兒。

這種男人,有把女人逼成潑婦的能力,你能說他是老實嗎?

在朋友父母眼裡,林璐是個心軟的女孩,遇到什麼事都會禮讓三分,除非涉及到底線才爭一爭,屬於典型的佛系。

可這麼一個不爭不搶的女孩,在結婚五年後,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現在大家更願意說李傑的老婆林璐,是真的潑婦。

公司裡的同事同情李傑,覺得他結婚連自由都沒有,婆家的人徹底和林璐鬧翻了,一致認為她使壞不讓兒子孝順他們,就連娘家的父母都安慰,人老實肯賺錢不出軌就行了,別強求太多。

所有人把錯都怪在了林璐的頭上,可事實上林璐有錯嗎?言辭上有偏頗,就拿事實來說話。

第一件事,李傑不懂拒絕,在公司裡經常有同事找他幫忙,他為了面子為了人緣一概答應,結果回家越來越晚,當林璐問他時,就把別人找他幫忙的事說了,林璐心裡生氣,就決定每天下班打電話催他回家,而李傑也欣然接受。

於是公司的同事看見的一幕就是李傑被老婆奪命連環call,天天打電話查崗督促回家的樣子,反觀李傑不僅不解釋,還一臉無奈,立了個好男人的人設

第二件事,親朋好友經常藉錢,關係好點推脫不過的只能藉給,像關係一般的,李傑不想傷面子傷人情,就把全部的責任推到了林璐身上,「我老婆管錢,根本不給錢,一要就和我吵架」。

然後朋友不待見林璐,親戚在背後詆毀林璐,每次誰家有個喜事,大夥對李傑笑臉相迎,見林璐臉色立馬冷了下來。

尤其是公婆因為偏心小兒子,經常想法設法的找李傑要錢,起初林璐不曾察覺,偶爾一次查賬單才發現他每個月偷偷節省一筆錢給公婆補貼小叔子。

這讓天天省吃儉用,忙著還房貸還車貸的她,一下腦子都懵了,和男人大鬧一場,驚動了公婆,氣急之下罵了小叔,她便成了家裡的罪人。

明明小叔已經結婚,明明公婆見到他們家情況緊張,卻偏偏看不見她的難處,一家人連起手來瞞著她,被發現了還罵她不孝。

總之在男人一手促成下,她成了所有人眼裡的潑婦,包括娘家都怪她管的太多,自討苦吃。

李傑在林璐眼裡就是個爛好人,當初嫁他看上的是他人好,現在婚姻的失敗,可笑的竟然也是相同的原因。

當林璐質問他時,李傑十分不贊同,每次都拿「我要是這麼不堪,別人能說我的好,說你的壞?」來反駁。

瞧,這種外人眼裡頂頂好的老實男人,把好的一面都給了別人,唯獨對妻子對小家,大義凜然的讓她受委屈。

而這種男人,真的一點兒也不老實,之所以外人察覺不到,是因為他把全部的好充當門面,給你們的只有利,把弊留給最親近的身邊人,站著說話自然不嫌腰疼。

要知道,沒有哪個女人生來就願做個被人指點的潑婦,大多數的女人,都是被逼無奈,畢竟坑是老公挖的,背鍋是老公甩的,她不得不跳,不得不背,於是就逼成了大家眼裡的潑婦。

原以為結婚是溫暖的港灣,誰知電閃雷鳴風浪雨水,竟然皆是你自以為的幸福源泉親自賦予的,心裡的痛,遠比孜身一人面臨苦難更煎熬。

而男人把自己的女人逼到這份兒上,不知是誇獎真厲害,還是說句不中聽的無能。

夫妻其實是世間最親密的人,沒有什麼好互相傷害,相互隱瞞的的行為。

但凡你想好好過日子,都該做到坦誠相待,是非分明,輕重緩急,先打造裡子再去顧面子。

別把一個對婚姻對生活充滿期待的女人逼成潑婦,也許現在你感受不到什麼負擔,甚至隱隱驕傲,但越往後你的日子越艱難。

因為這世上陪你到最後的人始終是你的妻子,一旦做的過火了,離婚或形同陌路的日子,都夠你喝一壺了。

也無需你怎麼討好,只要你把對外人的好拿出一半待她就足以。

希望這種男人做個內外一致好評的老實人,而非在有意無意中步步緊逼,把自己的女人變成潑婦。

畢竟想要日子越過越好,對誰好都不會記情,唯獨對自己的妻子好,才會反饋於你。

Top